新笔趣阁 > > 太子妃她有病 > 第 74 7章
????沈贵妃疑惑了会儿, 还是没想出个所以然来,又见沈辛夷殷殷看着自己, 她收回心思笑了笑,端起酒盏一饮而尽。

????又是一阵熟悉的头晕目眩,沈辛夷掐着时间,眼看着药效要发挥作用了,她立刻套话。

????片刻之后

????沈辛夷满面惊怒,强压着火气, 低声问她“你们是想围杀太史公, 然后嫁祸给我?”

????沈贵妃点了点头“我现在要暂时先拖住你,等杀死太史捷之后, 我就会以太史捷有危的由头, 把你引到太史捷身死的地方,再让事情闹将开来,到时候你就是长了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。”

????沈辛夷脸色一黑,不解“不对啊,你们又没有未卜先知的能耐,怎么能知道太史公现在在哪?为何要选在这时候围杀他?”

????太史捷的行踪一向飘忽不定,除了跟在陆衍身边, 他也没什么固定要去的场所, 这次陆衍来参加围猎, 他半路就失踪了,连她这个太子妃都不知道太史捷去哪了,陆泽是如何得知的?难道他使计引太史捷入陷阱?这更不可能了, 太史捷都快活成人精了,陆泽怎么骗得了他?

????沈贵妃道“鱼望月说她有预知未来的能耐,她告诉我们她梦到这次游猎会下一场瓢泼大雨,太史捷会被困在妙义山中,正是我们趁机杀了他的大好时机,鱼望月还说,他是陆衍的左膀右臂,只要杀了他,陆衍便会如同折断了臂膀,到时候我儿就能顺利即位。”

????沈辛夷脸色微变。

????鱼望月这是什么路数?穿越?重生?预知未来?

????幸好她上辈子看过的类似不少,错愕了片刻,很快镇定下来。

????她仔细盘问“陆泽打算何时去?你们在妙义山的哪里设伏?”

????沈贵妃细细说了,沈辛夷听说陆泽已经出发,她再不耽搁,大步走了出去。

????候在殿外的好几个宫婢都迎了上来,其中一个年级较长的含笑拦道“殿下还没跟我们贵妃说几句话,怎么就要走了?难道是嫌我们伺候的不周?”

????沈辛夷没工夫跟她扯淡,绕开她“姑母醉了,你们进去好生服侍,我还有事,这就先走了。”

????那年长宫婢仍旧挡在她身前,恭敬地行了个大礼“贵妃十分思念您,她还有好些话想和您说,若是知道您这就走了,定是要责罚我们的。”

????沈辛夷真真觉得跟这帮沙雕说话是浪费口水,直接上手甩了她两巴掌“你再不让开,我现在就责罚你,你想怎么死?说吧!”

????年长宫婢见她满面怒容,仿佛下一刻就要唤人来拖出去把她打死,她再不敢撩拨这位太子妃的火气,捂着脸讪讪退下了。

????沈辛夷带着人匆匆回了太子住的行宫,叫来齐叱吩咐“你立刻就去告诉太子,太史公身陷险境,你让他立刻去妙义西山山腰处救援!”

????齐叱一惊,又为难道“太子已经跟陛下去林子里狩猎了,这深山老林的,找起来只怕颇费时间。”

????沈辛夷见实在耽搁不得,便让人牵出陆衍的一匹爱马,她费劲地骑跨上去“罢了,妙义山离游猎的围场大概十里地,你把底下的好手都带起,跟我走一趟吧!”

????齐叱见事态严重,立刻跟了上来。

????一行人纵马走到行宫宫门,守门的侍卫犹豫道“太子妃这是”

????沈辛夷嫣然一笑“我在行宫中枯坐无趣,所以想去林子里猎个狐狸兔子,这你不会也要拦着吧?”

????护卫听她只是出去游猎,便不再多说,让手下开门放行。

????魏朝虽然迷信之风盛行,但陆泽其实不怎么信鱼望月所谓的预言梦,不过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带人来了妙义山,没过多久,天上突然砸下豆大的雨滴,他心思一动,派人在妙义山搜寻了片刻,果然找到太史捷的踪迹。

????太史捷瞧见他亦是吃了一惊,很快又拱手行礼“八殿下。”

????他心下纳罕,陆泽怎么会在此处?

????陆泽心思浮沉,忽然涌出一股狂喜,不光是因为今日能杀太史捷,而是惊喜鱼望月的能力,她居然真的能预知未来!有了这样的能力,天下不过他的掌中之物。

????他的喜色带到了脸色,笑起来一派纯真无害“好久不见了,太史公。”

????他笑的虽然很甜,但太史捷带来的护卫还是瞧出他来者不善,不动声色地把太史捷护在身后。

????反派死于话多,陆泽知道自己智计比不过他,再耽搁下去只怕他就要想出得救的法子了,他于是沉下脸,直接莽“太史公以下犯上,屡次对我不敬,仗着九弟的宠爱藐视宗室,其罪当诛,你们还不快动手将他问斩!”

????他思路很清晰,太史捷身上并无官职,剥去太子门客这一身份,其实也就是个白身,他杀了就杀了,顶多被皇上惩戒一通。陆衍没了太史捷治病续命,自己只怕都自身难保,更没法分心为太史捷报仇。

????太史捷虽惊而不乱,虽然不知道陆泽怎么会找到自己的,但转眼就把陆泽的谋算猜出七八,他长笑了几声“八殿下以为杀了我,斩去太子臂膀,你就能一展宏图了?皇上正值春秋鼎盛,怎会容你一家独大?只怕到时候你的下场比我更惨。”

????字字如刀,句句似剑,陆泽被他说的心神一乱,很快收敛心神,厉声道“动手!”

????太史捷这回带的护卫不多,太史捷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,混乱之中挨了好几下狠的,他很快被逼到一处山壁底下,陆泽扬手就要给他一个了解,忽听见一阵奔腾如雷的马蹄声由远至近传来,太史捷趁机大喊“是陛下来了,陛下快看,八殿下要诛杀良臣,独领朝纲!”

????陆泽手下不由顿住,就是这么一恍神的功夫,数匹快马就停在他身边,为首的沈辛夷抽出腰间‘吾念’,一把格住了他的剑“住手!”

????陆泽脸色一变“素素?!”

????沈辛夷见太史捷无事,大松了口气,忙命人把他护住,又冷冷地转向陆泽“八殿下好算计!”

????陆泽面色一沉“素素,你莫要分不清内外,帮着陆衍对你有什么好处?他臂膀越多,沈家覆灭的就越快!”

????沈辛夷给齐叱使了个眼色,齐叱佩剑指向陆泽,她冷声道“那是我们之间的事儿,用不着你来操心,你倒是跟我说说,为何无端要杀太史公?”

????陆泽心有不甘,又瞧她带了不少人来,心知今日是杀不成太史捷了,他不由暗恨,但转念想到鱼望月那神奇的能耐,表情和缓下来,故作无辜“素素误会了,我和太史公不过起了几句口角,并没有想过要杀他。”

????沈辛夷脸色难看,要给他个教训,忽见太史捷给自己丢了个眼色,她虽心有不甘,却还是不咸不淡地道“既然是误会,八殿下就趁早回去吧,父皇还等着你呢。”

????陆泽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,带着人拍马走了。

????沈辛夷等他消失不见,这才翻身下马,扶着太史捷靠在树边“太史公,你没事吧?”

????太史捷苦笑着摆了摆手“多谢太子妃搭救,腿好像伤着了,别处都是皮外伤。”

????沈辛夷忍不住牢骚“太史公真是的,没事跑到这荒山野岭来做什么?来也不知会一声。”

????太史捷叹气“您知道我素来喜欢药草医理,我听闻一种奇药能引百鸟出洞,蛇蚁不侵,我方才在马车上瞧见妙义山有此等奇景,一时见猎心喜,跟太子知会了一声,随意带了几个人就过来了。”

????沈辛夷面露狐疑,太史捷谨慎的走路都怕踩死蚂蚁,会这么大咧咧跑来采药,干嘛不派人来采?其中想必有别的隐情,不过他既然不想说,她也没再追问。

????太史捷说着说着面露古怪“我来采药本是随性而为,除了太子外没人知道了,八殿下是怎么知道此事的?而瞧他这般,竟像是提前准备了好几天。”

????沈辛夷正要开口,见此处人多耳杂,便命人扶他起来“太史公先好生歇着,我到时候再告诉你。”

????太史捷是典型的文人,身子孱弱,此时也觉着精神不济,任由人服侍着上了马车,沉沉昏了过去。

????陆衍此时正在陪皇上冒雨游猎,自然不知太史捷出了事儿,他手里把玩着一把精巧的贴身软弓——这是他方才打猎赢下来的彩头。

????他修长手指抚过弓弦和象牙箭,面露满意,跟身边的魏毅道“别的东西没什么意思,这把软弓做的倒是精巧,弓脊上挂了倒刺,就是近战也是把利器,箭矢上挖了血槽,一箭下去就能带起一片血肉来,想拔都拔不出来。这等实用好物,太子妃必然是喜欢的。”

????魏毅“”

????他觉着太子妃可能并不喜欢杀人放血啥的

????陆衍伸臂把软弓拉成满月状,面上满意之色更甚,他千方百计赢下这把软弓,素素必然是喜欢的,收下它就不会再无事闹脾气了吧?

????他正在自我陶醉,身后就急匆匆地冲上来一个人,来人顾不上行礼,忙低声跟陆衍报道“殿下,太子妃带着受伤昏迷的太史公回来了!”

????陆衍手里的弓弦一松,面色微变,他也来不及细问,命人给几里外的文昌帝传了话,又叫上魏毅,纵马赶到行宫里。

????行宫后面有专门给臣子建的院子,太史捷昏迷不醒,一个太医站在他身边救治,沈辛夷立在一边,面上有几分焦虑。

????魏毅跟在陆衍身后走了进来,他瞧见此情景,下意识地脱口“太子妃伤了太史公?”他说完才意识到不对,忙住了嘴。

????这也不怪他挑拨,就算陆衍能看得开,他的手下也总是对太子妃存着这样那样的偏见,所以一瞧见此幕,不由就误会了。

????她并不在意这些手下会有什么反应,唯一比较在意的是陆衍会怎么想。

????陆衍转头瞧了魏毅一眼。

????她心下不悦。已改网址,已改网址,已改网址,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,新??新电脑版???? ,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,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,,